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26点 林涛 287℃ 0评论

看到好友圈发的一篇吴伯凡曾经的一个讲座,是关于说创业的,稍有感触,明白、身有体会(是的,是“身”有体会,因为有些事情是亲身参与其中的),是两个不一样的程度。就和教孩子一样,道理一套一套的都懂,说起来也口吐白沫讲办个小时,但是做和说是完全不同的,不要听那些只有理论的瞎白活,要听就听“失败者”给你讲的。这里套用吴伯凡的一句话:“大家好!我没有创过业,但是这些年不停地在跟创始人接触,目睹了很多真实的创业案例,有些案例看得比较真切。”

转载其中一篇,如下:

大家好!我没有创过业,但是这些年不停地在跟创始人接触,目睹了很多真实的创业案例,有些案例看得比较真切。

血淋淋的事实我接触了不少,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个话题叫“真实的创业有多难”。

创业的你们,有的在为钱奔忙,有的可能已经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投资。不管拿到钱,还是没拿到钱,应该记住一句很俗的话——

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美国有一个调查,不仅仅在硅谷,在全美国范围内对创始人、CEO做了一个调查,他们设计了一个问卷,内容包括:

作为一个CEO你必须具备的哪些素质?

你必须要做的事情以及需要拥有的一些基本技能。

这个问卷总分是100分,最后得出来的平均分22分。这是有点荒诞的一个职业。

为什么?

没有人教过你该怎么做,你只能通过做一个创业者而成为一个创始人。

就像我们不能学会了游泳再下水,想要学会游泳就必须下水,你必须要在不断被水呛得面红耳赤,甚至遭遇生命危险的情况下,逐渐学会游泳。所以,作为一个创业企业的CEO,当你拿到钱以后,应该迅速意识到这一点,

  • 创业的“3C”:第一个C是性格,第二个C是能力,第三个C是资本,记住资本是排在最后的。

往往我们常常因为拿到钱以后,觉得自己一下子不缺什么了,我们可以不欠债务。但是,从这一刻起你开始欠的债,是欠会计账目上没法衡量的债。

 

“卯榫之创业”

什么叫“卯榫”?(如下图所示)

比如:建造天坛。在天坛上找不到一个钉子,在古人眼里钉子是不详之物,棺材才会用钉子。整个建筑物支撑起来,必须是木头和木头密切咬合,咬合要非常紧密,同时不至于紧到把接口的地方顶破。所以做榫头用卯接的时候,需要非常难以言明隐性的知识。

稻盛和夫曾讲过一个木匠的故事。这个木匠给日本修神庙,日本建筑是木头建筑,在神庙修复过程中,把新的木头放到旧的建筑里经常出问题。

木匠说:“一个木头既有脾气也有秉性,对它在春分前砍伐的或春分后砍伐的,放多长时间,在水里泡多长时间等等,必须有清晰的了解。一个木头和另外一块木头接在一起的时候,它们脾气要是相合就能够一直紧紧地接在一起;如果脾气秉性不一样,做出来好像接上了,过一段时间以后会出现裂痕,变得非常松驰。”

因此,做一个杰出的木匠真的很难,就像做一个杰出的CEO也非常难。这个木匠说,只有他意识到这些木头的秉性以后,最后才能成为一个杰出的木匠(CEO同理)。

 

如何做一个杰出的CEO?

△ 湖畔大学一届学员预备营 | 制作木琴

尽管你现在很菜鸟,完全不知道做一个CEO应该具备哪些东西,但你要像一个笨拙的木匠,像学徒工一样开始做,做你的木工。而且时间给你的并不多,因为资金和机会的成本都是非常昂贵的。

 

第一、学会管人,不要“混蛋”

领导者,首先是管人。人如果管不好,后面的产品和利润都难以实现。

实际上,我们之所以自己觉得人容易管,是因为有很多隐性的指标我们并不知道。我们犯了错误,但不知道犯了多大的错误,我们甚至会自以为是地用一种非常错误的方式,在公司做一些你自己绝对想不到的破坏活动

哈佛商业评论有一年做调查时,总结一个新创企业最重要的十条规则。最后大家一致选出的第一条规则叫“不要混蛋”。如果一个公司里出现“混蛋”,引进来多少资金都没有用。

一个“混蛋”资产值负多少,你很难说。你融进来5个亿,可能一个“混蛋”或一个“混蛋”带出来的一群“混蛋”会把你的5个亿像黑洞一样悄然吞食掉。

吓死宝宝了

想一想,你可以引进所有东西,你可以防范,你可以用笔写下来清晰意识到的显而易见的风险,但你的公司有“混蛋”这个风险却没办法。

重点在这——这个“混蛋”也许是别人,也许更有可能是你自己。

举一个例子:

我们在管理的过程中,会面对一个经常欠下一笔债的问题,暂且把它叫隐性债务。

你突然招到两个非常满意的、一直在找的人,本来只想找一个,结果竟然找到了两个,而且这两个人能力相当,都非常优秀,你很得意。你可能想,我把这两个人都放在公司里,哪怕是两个人干一个人的活,也值得,因为他们如果被竞争对手招过去就麻烦了。两个人,如果处理得当“1+1=11”,就更好了。

但这两个人放在公司时,下面的人立即产生疑问,我到底跟谁汇报?到底谁说了算?两个人之间也会互相较量,我在公司的地位到底比他高还是比他低?最后“政治”就来了。

所谓“政治”是存量思维在现有空间里如何获得更多的空间,如果两个人最后陷入“政治”都没办法干事,而且底下的人也没法做事,让整个公司拖入办公室政治的漩涡当中。

因此,你觉得找到了两个很优秀的人,相对于找到钱,那些创始人是非常看重这个天赐良机的机会,但你要是处理不当就是“欠债”,而且这个债你自己还不明白它高利贷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后会让你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这是一种隐性债务。

还有一种情况:

有一个人,即使他不是那么优秀,但这个时候你离不开他,他突然拿出一份别的公司提供的Offer,跟你说他们给我多高的工资,我现在要走。你觉得公司现在刚刚成立,他一走不仅事情被耽误,而且会引发一些不好的事情,一些不好的暗示,你就把他留下来了。这件事好像就过去了。

其实这里又欠下了债——

当一个人拿到Offer时,一定会跟周围的人说,不管出于虚荣还是其它动机。如果他又留下来,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一下子要不就是所有人最后都去拿Offer跟你要挟,让你加薪,要不就是其他人都会不自觉、有意无意地把工作的重担放在他身上,你既然拿了两倍的工资活都归你。

这个时候引发的债务,它也开始在驴打滚式、高利贷式地索要利息,而你不知道。

 

第二、不要“大白兔”(又不是奶糖)

一团和气对初创公司很好。

“所谓创业、创新,就是一群人的浪漫;创业就是玩,要好好地玩,不好玩就不要在一起玩。” 只有那些没创过业或创了业以后,想忽悠别人的人,才会相信这种话。

一个管理完善的公司,一个真正实现高速成长的公司,绝对不是充满浪漫气息的,它常常是沉闷的、艰辛的,不可能是一团和气的。

一团和气的结果就是很多绩效指标没有考核的依据,你只是每天在这样一种看似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一种氛围中欠债。每一个人实际上都可能在打折扣,你引进来的钱,你非常珍惜,你希望两年之内花完的绝对不会一年之内花完。但由于你想营造一团和气会多花钱,这一团和气值多少钱你可能没算过。

当创业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基本上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团队时,就会面临“杀人游戏”这个问题。

马云在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讲过这个问题。他说“杀人”就是开除,在一个公司艰难时期跟你一块创业的人,有的是你特别看重的人,把他挖过来,跟着你一起打拼,但你逐渐发现他正在变成一个混蛋,或者他正在变成一个特别讨人喜欢、特别好的“混蛋”,马云把他叫“大白兔”——“大白兔”通常人缘特别好。

但是,如果“大白兔”不杀掉,他会养出一群“小白兔”,这个时候你杀不杀他?开不开除他?

很多时候这真的是让一个创业领导人犯难的事情,找人真的很难,有的时候“杀”掉一个人更难,因为害怕如果处理不当,甚至把整个公司氛围一下子变坏了。

比如:有些人想裁员了,由于钱不够用了,觉得一定不能养这么多人的时候,他会很犹豫,甚至经常跟别人讨论。如果全公司都知道要裁员了,每个人都处在这种恐惧中,这会滋生出无数事端。

一般有一个原则:当你决定裁员或决定开除某一部分人时,不要走露风声,说干就干。如果时间拖得过长,会引发特别大的事端,让整个公司氛围陷入很糟糕的局面。

你要开除人千万不要自己躲到一个地方去,让人力资源经理帮你解决这些问题。很多人会本能地觉得不能直面这个问题,其实你一定要坦荡、磊落面对他们,跟他们谈话,而且所有人要坐在一起,你要做一个非常磊落的演讲,而且要注意你的演讲不是给走的人听的,是给留下的人听的。

 

第三、注意自己的话语权重(少说两句)

作为一个老板,我们经常会在一个产品的开发的过程当中特别积极发言,因为你觉得这样才是一个领导者必须担当的一个责任。

但你忘了一点:“话语权重”,或者说你的话语权重系数,别人是1或1.2,你可能是10和12甚至是20,同样一句话,你只是发表一下自己的一点点感受时,你已经忘记自己的系数是非常非常大的。

当你率先发言的时候,你会把整个调子定下来,别人会无话可说。在产品问题上,很多乐于发言的CEO最后会忘记自己有可能是搞死这个产品的最大的罪魁祸首。

 

第四、杜绝“虚荣指标”(猥琐发育,别浪)

创业的过程中,出于鼓舞士气,你会特别愿意听到一些没有什么用但听起来很好听、看起来很美的指标,你会去张扬、去跟外面人或里面人说。

只要你稍稍有这种偏好,下面的人一定会把无数的虚荣指标汇聚起来给你看,最后整个公司变成以虚荣指标为主,而不是为实际真正管用的指标去打拼的。

不断修炼,做一个杰出的“木匠”

研究发现,一般有两类CEO:一种是抬头看路型,一种是埋头拉车型。

两种没有明显优劣,在某些时期可能抬头看路人更重要,另外一些时期埋头拉车的人更重要。

但是,每个人很难做到既抬头看路又埋头拉车的。

在你需要抬头的时候,你要又能拉车。通过拉车回避做决断,或者不断高瞻远瞩回避做艰苦执行时,你可能是一个不称职的CEO,可能是大家悄悄说的那个“混蛋”。

容易么我!

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起码比融资难5倍—10倍

作为一个创始人

你可能不断在制造债务

你可能不断在公司里制造价值黑洞

你可能悄悄吞噬公司的资源和能力

你有时候还可能不小心会招进来“混蛋”

你可能还意识不到招进来“混蛋”的危害

而且“混蛋”比你想象中的破坏性要大得多

而且“混蛋”最重大的破坏力可能来自于你毫无觉察

心里苦啊

因此,我们作为一个创业的人,从技法到心法的修炼,都要做一个杰出的“木匠”,去接榫(sun),不动声色地把不同力量紧密结合在一起,搭起一座大厦,这是一个杰出CEO要具备的能力。

当然这非常非常难,希望跟各位CEO、创始人一起共勉。

来自2016年3月31日 “北京链大会”吴伯凡老师分享

转载自:笔记侠(Notesman)

如需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26点的博客

本文链接地址: 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转载请注明:26点的博客 » 真实的创业到底有多难!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