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农历六月二十四/末

26点 林涛 2107℃ 0评论

今天就要结束的时候,所以加了一个末字。

似乎几年前说过,对于今天有个传说。

我们的村子在二十多年前还算是小村子,土路、砖房,村子里还有很多大水坑;在村子西边的大水坑旁边,有个关帝庙。

农村里有的是庙,关帝庙、某某娘娘庙,这些大大小小的庙中透露着民风的淳朴。关帝庙的传说每个地方都不一样,就我们来说,传说时间最长的就是关先生赴宴。相传,在关先生去鸿门宴的那一天做足了准备,把他的大刀磨了又磨,磨了又磨,磨刀石的水便流下来了,因为关先生后来成仙了,所以没动啊这一天他的磨刀石也依旧流水,于是就就成了-雨。

所以基本上每年的今天都会下雨,多多少少都有,是在不行哪怕是阴天或者多云。二十年前,连续几年的六月二十四不下雨,于是一些虔诚的爷爷奶奶们便去秋雨,敲敲打打的声音总能吸引很多小孩子去围观,不过再热的天也没有见过中暑的,当下雨了,他们边说关先生是他们请下来的,如果没有下雨就不了了之了,顶多说个关先生去串门了。

上是多年前的今天,我随着关先生的磨刀石上的水来到这个世上,所以生日也算好记,幸好从昨天晚上就开始下雨,一直到今天;三十年后的今天,就连我也忘了今天是农历的六月二十四,也许是过公历时间太长了把,不过幸好大姐和二姐都还记得,于是外甥和外甥女自然都送来了生日快乐。甚是欣慰。

在你自己都忘记生日的时候,能送来生日祝福的,一定会是家人。

如需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26点的博客

本文链接地址: 写于农历六月二十四/末

转载请注明:26点的博客 » 写于农历六月二十四/末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