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眠精英”的过人之处

Server 林涛 5958℃ 0评论

我属于“睡觉就是浪费时间”的那一小部分人,但是下面说的这些我不是完全符合,我每天要用咖啡提神,晚上11点就会变的很精神……

原文:

对于一小部分人而言——或许只有总人口的1%至3%——睡觉就是浪费时间。

天生的“短睡眠者”,正如其名,既是夜猫子,也是早起的鸟儿。他们通常在午夜后上床睡觉,几小时后就起床,却能一整天都精神十足,不用打盹,也不用靠咖啡因提神。

研究过这个群体的一些研究人员称,他们同时也是精力充沛、开朗外向、乐观向上、雄心勃勃的一群人。有些人的这种睡眠模式从孩提时代就呈现出来,并且会在家庭中遗传。

尽管还不清楚是否所有短睡眠者都是成就卓著者,但他们在一天中的确有更多时间做事,而且总会找到比睡觉更有趣的事,通常还会同时做好几件事。

没人知道这世上到底有多少天生的短睡眠者。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医学中心的精神病学家、美国睡眠医学学会(American Academy of Sleep Medicine)(一家专业团体)前会长丹尼尔•J.比斯(Daniel J. Buysse)说,“实际上自认为是短睡眠者的人不一定就都是真正的短睡眠者。”

比斯说,每100个认为自己一晚只需五至六小时睡眠的人中,只有大约五个人真是如此。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上个月发布的一份报告,其余人其实是长期缺觉者,他们属于1/3每晚睡眠不足七小时建议睡眠时间的美国成年人。

迄今为止,只有为数不多的几项小型研究关注了短睡眠者——部分原因是由于很难找到短睡眠者。他们很少去睡眠诊所,也不认为自己有病。

几项研究表明,某些短睡眠者可能有轻躁狂症,这是一种温和型躁狂症,伴有思维活跃、无所顾忌的表现。比斯说,“这种人讲话很快。他们闲不住,在生活中总是积极向上。”他是2001年一项研究的作者之一,这项研究让12位确诊的短睡眠者和12位对照组人员记日记,并填写关于其工作、睡眠和生活习惯的大量问卷。其中一项代号为“生活态度”的调查实际上是一项轻躁狂症测试,天生短睡眠者在这项调查中的得分两倍于对照组人员。

目前,人们尚无方法训练自己成为短睡眠者。科学家希望通过研究这一群体,更好地了解人体如何调整睡眠,以及为何不同人的睡眠需求差别如此之大。

加州大学三藩市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San Francisco)的人类遗传学家傅 惠博士说,“我的长期目标是,有朝一日能够了解到足够多的资讯,这样我们就能操纵睡眠方式而不至损害健康。每个人就都能利用更多清醒的时间,即使只是看看电影。”

2009年,一个研究小组在一对短睡眠者身上发现变异基因hDEC2,傅 惠就是该研究小组的成员。他们在研究起得极早的人时,注意到两位研究对象——一对母女——早上四点左右就会自然醒,但过了半夜才睡觉。

遗传分析找出了她们身上共有的一种变异基因。科学家在一种小鼠身上成功复制出了这种变异基因,随后发现小鼠需要的睡眠也比平时要少。

许多人听说他们取得成果的消息后,给研究小组写信,称自己是天生的短睡眠者,并自愿接受研究。研究人员着手招募更多的对象,希望找出更多他们共有的变异基因。

这些志愿者申请人收到了多份调查问卷,并接受了一次设计好的长时间电话采访。进行初步筛选的工作人员佩戴上监测器以跟踪他们在家中的睡眠模式。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的神经病学家、睡眠科学家克里斯多夫•钟斯(Christopher Jones)负责监督此次招募活动,他说,有一个问题比其他任何问题都能揭示真相:在周末或假期,当你有机会睡得更长久时,是否每晚仍然只睡五、六个小时?他说,有机会就会睡得更久的人不是真正的短睡眠者。

钟斯说,他至今只找到了大约20个真正的短睡眠者。他说,他们都有某些有意思的共同特性。他们不仅昼夜节律异于常人,而且他们的情绪(非常积极向上)和新陈代谢(他们比普通人瘦,尽管缺少睡眠通常会提高患肥胖症的风险)也异于常人。他们对肉体痛苦和心理挫折似乎也有很高的忍耐力。

钟斯说,“他们也会遇到障碍,但他们会自己爬起来,再次尝试。”

有些短睡眠者称,他们的睡眠模式可以追溯到儿童时期,还有些短睡眠者看到同样的模式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发生,比如从两岁起就停止打盹。钟斯说,这些人成年后投身于不同领域,但不管他们做什么,都会全力以赴。

钟斯说,“通常,在设计好的长时间电话采访结束时,他们会承认自己曾在网上聊天、冲浪的同时做填字游戏,所有这些人的睡眠时间都少于六小时。他们身上有某种我们所不了解的心理和生理能量。”

钟斯和傅 惠强调,没有针对短睡眠症的基因测试。他们预期最终将发现许多不同基因都会起作用,这可能反过来揭示出关于控制人类睡眠的复杂系统的更多资讯。

根据历史记载,本杰明•佛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汤玛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和莱昂纳多•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都因为忙于工作,睡眠时间很少。温斯顿•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和汤玛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也有类似问题,但他们也喜欢打盹,因此他们算不上真正的短睡眠者。

现在,有些短睡眠者从事着博客、视频游戏设计和社交媒体等领域的工作,他们的睡眠习惯很适合这些工作。肯塔基州赖特堡(Fort Wright)的软体发展工程师戴夫•哈特(Dave Hatter)说,“如果有办法的话,我希望能永远不睡觉。”他通常每晚只睡四、五个小时,几年前甚至只睡两三个小时。

纽约贝勒维医疗中心(Bellevue Hospital Center)的夜间管理员埃莉诺•霍夫曼(Eleanor Hoffman)说,“这很疯狂,但适合我。”她宁肯在下午和朋友打麻将,也不愿意睡过四小时。有时她会在 晨四点左右给住在匹兹堡(Pittsburgh)的表妹琳达•科恩(Linda Cohen)打电话,因为她知道表妹那时也会醒着——就像她们儿时那样。

科恩说,“我在晚上11点左右才精神起来。”她和丈夫一起经营着一家玩具连锁店,早上毫不费力就能早起。她说,“如果我早上床,就会感到自己错过了一半的生命。”

如需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26点的博客

本文链接地址: “不眠精英”的过人之处

转载请注明:26点的博客 » “不眠精英”的过人之处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