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的未来隐忧

林涛 1993℃ 0评论

在日交易额突破12亿人民币之后,支付宝总裁邵晓锋兑现了裸奔的承诺。2009年12月8日,在支付宝办公大楼内,他全身只穿一条短裤,戴着墨镜在数百员工面前绕了一圈。由于需要扮演佐罗的形象—另也有可能是害羞—他还披着一件披风。

  “日交易额突破20亿在今年年内就会实现。”邵晓锋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此前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已为自己定下了更宏伟的目标:在两年内使年交易额达到1万亿人民币,赶超eBay旗下的PayPal,成为全球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PayPal在全球范围内拥有7500万用户,每秒产生2000美元的交易额度,2009年全年交易量超过630亿美元(约合4297亿人民币)。

  但与PayPal不同,如此巨额的交易量将把支付宝置于一个随时可能不期而至的政策天花板之下,以致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在2009年5月时便主动对外表示:“支付宝随时可以贡献给国家。”相比之下,eBay的CEO约翰。多纳霍(John Donahoe)毫无类似的包袱,他仍在高谈阔论:PayPal在2009年完成了700亿美元的交易额,商业潜力已经远大于eBay.

  这多少有些令人吃惊。一家率先进入这个新兴行业的民营公司,依靠更为本地化的市场策略、周到的产品设计、逐渐完善的用户体验取得了成功。但当它有可能在国际上赶超一家世界级对手的时候,创始人却摆出了可以让位于“国家队”的姿态。

  现在这一切还没有发生。邵晓锋解释,“献给国家”是支付宝可以接受的一种方式,并不是支付宝制定的发展方向。他试图表明,这只是与企业的社会责任有关,尤其是按照支付宝目前的发展速度,很快将成为国家金融体系的一部分。

  这种担心在很早的时候就有所显露。实际上自2005年起,在还没有相关条例规定的情况下,支付宝就开始了与各级主管部门的主动沟通;2006年6月,工商银行根据支付宝的要求,开始在每个月的抽查之后,出具支付宝《客户交易保证金托管报告》。

  在中国金融监管政策的背景下,这些表态不能说言不由衷,但至少让人感觉微妙。现实是,这家中国目前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仍在竭力保持自己的领先地位,其最新的市场策略是发展公共事业缴费业务。

  这可能是支付宝迄今为止所面临的最复杂的业务:在开展业务的每一个城市,都需要与当地供水、供电、供气、互联网接入、话费等部门单独洽谈,并且配合改造这些部门的IT系统。“有些城市、有些项目还需要磨合。”负责业务整体评估的支付宝商业智能部总监诸寅嘉说。这项不收取任何结算费用的业务每个月都有10%的增长,并可以带动用户使用其它支付业务。

  支付宝金融合作部资深总监葛勇荻5年前第一次与支付宝接触时还在工商银行任职。“只有两条外线电话的客服”是他对支付宝的第一印象。从那时起,支付宝就开始了与国有银行的漫长接触。

  在2004年前后,各大银行先后推出了自己的网银系统,但苦于没有应用业务,因此支付宝的切入算是恰到好处。不过随后的谈判却遇到了诸多流程上的困难:新业务没有制度可循,要报批,系统也要重新改造,而各家银行对此的接受程度也不一样。即便是相对而言系统较新的建设银行,“卡通”产品从构思到最终推出也用了超过10个月的时间。

  截至2009年12月,共有6家国有商业银行、13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40多家区域性银行与支付宝开展了合作,“卡通”也由借记卡延伸到了信用卡。

  这家公司正站在自己成立5年以来的历史高点。它的底部是数十万的淘宝网卖家、46万家外部商户、超过2亿的注册用户,以及航旅、公共事业缴费等七大应用领域。最初在2003年底成立时,支付宝只是淘宝网内部一个负责解决交易双方信用问题的部门,规模不过十多人;眼下它已经是阿里巴巴旗下的独立子公司之一,拥有员工1300多名。

  但它的发展前景并非一马平川。中国银联已加入到竞争的行列。自2009年初以来,这家由国内80多家主要国有及商业银行作为股东成立的公司,打造第三方支付平台“国家队”的信号日益强烈。2009年4月底,其旗下网上支付业务子公司ChinaPay在北京等重点城市召开了推介会,当当网、王府井百货、国航等30多家商户派出了代表。ChinaPay扩展第三方支付业务的计划还没有进一步披露,不过邵晓锋承认,银联与银行的天然联系将是这家机构的巨大优势。银联总裁许罗德原任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司长,ChinaPay董事长刘永春原任央行支付科技司副司长,这样的人事安排证明了“国家队”的实力,是民营公司所不能想像的。

  但邵晓锋认为现在还不是担心这些的时候。即便是银联,从传统金融业务走向互联网服务也需要时间。“这仍是一个急速扩大中的市场。”他相信支付宝仍有很大机会构筑好自己的阵地。

  一份来自国内互联网咨询机构艾瑞咨询的报告认为,国内网上支付市场已经迎来了黄金年代,到2012年,国内网上交易的支付总额会超过2万亿。

  作为最早进入这一领域的国内淘金者,支付宝依靠其大胆的“信用中介”角色占据了市场的头把交椅,也辛苦培育了这个市场。邵晓锋透露,公司自2006年以来,已逐年保持在略有盈余的状态。

  但竞争者也如影相随。据另一家咨询机构易观国际统计,支付宝与财付通在2009年占据了国内第三方支付市场份额的3/4,其中支付宝的份额超过了整体份额的一半,而快钱、易宝支付、银联等则紧随其后。

  诸寅嘉说,除淘宝商户以外,在支付宝重点进入的七大行业—航旅、教育、网游虚拟用品、B2C、海外合作等领域,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竞争。

  腾讯旗下的财付通正成为网上机票的主要支付工具之一。截至2009年9月,包括南航、东航、西部航空在内,有超过10家航空公司通过财付通销售自己的网上机票,这一数字超过了支付宝。在网游虚拟物品行业,利用抢先进入这个垂直市场的时机,汇付天下的份额也领先于支付宝,同样抢到一定份额的还有易宝。

  尽管如此,对于支付宝来说,想要在两年内赶超PayPal看上去并非遥不可及。

  但目前距《支付清算组织管理办法》的草案出台已过去了3年时间,监管政策却始终不甚清晰;马云做出的愿意国有化的承诺则言犹在耳。这恐怕才是支付宝在追赶PayPal道路上的最大考验。

如需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26点的博客

本文链接地址: 支付宝的未来隐忧

转载请注明:26点的博客 » 支付宝的未来隐忧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